最新资讯

原创元年,生逢其时——星空传媒CEO、灿星制作总裁田明


从2012年起,《好声音》从“现象级节目”变成如今大街小巷都在热议的“神级”,田明作为掌舵人,让这艘大船行进的平稳飞速,这位综艺市场名副其实的“霸主”曾在采访时平静地说:《好声音》,要办14季。




《2019中国好声音》的启动仪式在各地陆续开启,从2012年首播至今,正在经历七年之痒的节目,显然是选择继续走下去。


但是相比《中国好声音》未来的发展,灿星的IPO显然更加备受关注。从去年完成Pre IPO融资,估值达到210亿后,灿星的IPO就已经进入了冲刺阶段。不过在前不久解决了版权问题,重新迎回《中国好声音》后,灿星的IPO进程才又被重新关注,这一冲就是冲刺了大半年,“战线”确实拉得有点长。


7月26日,正在IPO途中的灿星又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根据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的官方消息,这轮融资的投资方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两者分别投入资金2亿元、1.6亿元,获得灿星1.17%和0.94%的股权。




而在去年12月18日,灿星宣布完成Pre-IPO融资后,估值达到了210亿元,仅仅一年半的时间便翻了4倍多,可见资本市场对灿星的认可。


然而以这次阿里巴巴2亿元获得1.17%的数据计算,灿星此轮融资后的估值仅为170亿元,相比210亿的数据,下降了几乎20%,原因何在?


首先,腾讯和阿里通常情况下不会一起投资同一家公司,华人文化将两家都变成了股东实属不易,不过相比其他资方,资源强势的阿里和腾讯自然会把价格压低一些。


其次,目前市场处于资本寒冬阶段,留在市面上的钱并不多,估值下降也属于正常现象。




当然,使得灿星此轮估值会下降如此之多,其自身的表现恐怕才是最为根本的原因。虽然在今年迎回了《中国好声音》,但是节目也状况频出,尽管对于赛制又有了一定更新,但是综N代节目不仅处在严重的审美疲劳中,而且相比当下《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以及年初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来说,“好声音”显然不再符合年轻人的胃口。根据当前百度指数的数据,对比来看,关注《中国新说唱》的群体显然较《中国好声音》更加年轻。


虽然在今年年初拿下了优酷的S级街舞综艺节目,承制了《这!就是街舞》,扳回一城。此外,灿星原本计划把《金星秀》和《中国好歌曲》等节目搬到互联网,之前也有做偶像养成节目的计划。但连续错过“嘻哈”以及“偶像”两大主题后,灿星在网综领域已经落后甚多。




几年前,由田明团队主导引进的海外模式节目《中国达人秀》给电视制作业和观众带来一次震撼;之后,田明率领的灿星又先后制作了《中国好声音》《中国好舞蹈》《舞林争霸》《了不起的挑战》《蒙面歌王》等海外模式节目。


作为这些节目的制作者,田明一直站在电视制作业发展的潮头,灿星也成为全中国最早付费引进海外模式节目的制作单位之一。


但是,在16年年初遭遇版权内容之争,告别“好声音”原创“新歌声”后,尤其是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鼓励原创政策之际,灿星今后将转向何方,成为业界的聚焦点。




正是版权之争,促使灿星下定决心并义无反顾地走上原创的道路。当时的一个采访中。田明说:“灿星已经正式宣布,从今年开始,将不再引进任何国际模式。今年是灿星的原创元年,我觉得也会成为中国电视的原创元年,因为总局出台了限制引进国际模式的规定,这会推动中国节目内容原创的发展。”


田明坦诚地说道:“这是灿星在《中国好声音》当中的一个教训。但我也相信,这对整个行业是一次推动,也是一个启示。我们是想现身说法,让整个行业拥有创新原创的意识,现在是生逢其时。”




其实,灿星早已走在了原创的路上。


其中,与央视合作的《舞出我人生》《中国好功夫》《中国好歌曲》《完美星开幕》《出彩中国人》,与东方卫视合作的《金星秀》《与星共舞》《格莱美中国之星》,与星空卫视合作的《澳门之窗》《金星撞火星》《劲爆点·亚洲时尚中心》,以及与广东卫视合作的《中国好男儿》等,都是灿星这些年在原创项目上成果的展现。


但是,“就客观来说,我们这些项目尽管都是一线的成功节目,但要成为一个现象级,我觉得这些节目都没有达到我们真正更高的追求。”






最后,田明略有遗憾地说道:

“在‘好声音’之后,

我们还没有做出真正的

第二个现象级的节目。

对于灿星来说,

下一个现象级原创节目,

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诉求。


全国服务热线:4006709516

微信订阅号:zlws1818

微博号:40000000

 

鲁ICP备18027521号-1